鄧曦澤:朋友圈愛國,生活中愛己

時間:2019-10-12 07:52內容來源:聯合早報 版閱讀:新聞歸類:觀點評論
鄧曦澤 最近,中國微信朋友圈盡是愛國快餐。之所以稱為快餐,是因為它大體上只能短期果腹,沒啥營養,多吃未必利于健康。 我是主張愛國的,并提出了自己的顛撲不破的愛國主義理論如果你是君子

鄧曦澤

最近,中國微信朋友圈盡是愛國快餐。之所以稱為“快餐”,是因為它大體上只能短期果腹,沒啥營養,多吃未必利于健康。

我是主張愛國的,并提出了自己的顛撲不破的愛國主義理論——如果你是君子,你要愛國,促使國家強大。如果你的國家強大了,它就可以對內服務于民,對外兼善天下,實現天下大同。如果你是小人,你要愛國,促使國家強大。如果你的國家強大了,它就可以對外侵略、搶劫。它去搶了外國,就不會來搶你。如果它搶得多,還可以分點給你。

所以,無論你是君子還是小人,都要愛國。前者是王道愛國主義,也是王道的國家觀和天下觀;后者是流氓愛國主義。這是一個簡單的完全歸納,無論從哪種觀念出發,都可以得出要愛國的結論。

對我自己而言,我深切感受到國家命運與個人命運直接且明顯的相關性。我經常對朋友和學生講,我們這一代人,如果“文革”再搞十年,就被廢了,不是“腦殘”,就是被“精神病”(那種環境中不隨波逐流就是精神病)。

如果不是國家恢復正常教育,我的命運99%就是繼承祖宗十八代的行業——農民,而且是不本分的農民。如果不是國家政策的日益開放,包括允許自學考試,研究生招生向社會開放,我也決計走不到今天。

在這個意義上,我是自覺愛國的。也因此,常常是吃地溝油的命,操中南海的心。我希望國家發展更好,自己也分得一杯羹——比較自私。

但我疑惑的是:愛國和不愛國,表現在個人行為上,有什么區別?此猶如,你愛一個人和不愛一個人,表現在行為上,有什么區別?后者,我們知道,肯定是有區別的。前者呢?我看未必。

不少人,朋友圈愛國之后,是啥還是啥,一切照舊。自私的,繼續自私;貪贓枉法的,繼續貪贓枉法;不守規則的,繼續不守規則……世界上林林總總的愛與不愛,似乎都有區別,但有一種愛與不愛,對于許多人而言,沒有區別,那就是愛國與不愛國。

如果愛一個東西和不愛一個東西,沒有區別,愛還能算愛嗎?我的著作《唯思想不可隨波逐流》(東方出版社2017年)有一篇文章《讓忠誠和動機可檢驗》,其中有言:“一個人,什么好東西他都先享用,多享用,卻口口聲聲說愛你,你相信嗎?”“一個人,面對風險就開溜,把風險留給你,卻口口聲聲說要保護你,你相信嗎?如果他是你的朋友,他說他是真誠對你好,你相信嗎?”“古代的某些官員尚且敢亮家底,而今天的官員不同意把自己的財產拿來公示一下,卻口口聲聲說忠誠于黨,忠于人民,嚴于律己,廉潔奉公,絕不貪瀆,你相信嗎?”

當然,愛國也不是要求完美主義,不能以理殺人,不能道德綁架。

如果你愛國,你為國家做了什么?

或許,有人會詰問我:“你又是怎么愛國的呢?”我可以非常鄭重而認真地回答:我做不到太多,但可以做到如下幾點。第一,無論寫作還是授課,絕不說假話,盡量說真話。第二,絕不做奴才學者和奴才教師,絕不曲學阿世,不媚上,不媚俗。第三,盡力給學生和讀者一些非常規的思維訓練和思想啟迪,力爭為人類文明積累添磚加瓦。第四,為了做到上述三點,不怕擔一點風險。如果我不愛國,我完全可以不這么做。

不知道我是不是天生孤獨的思想者。其實,我生性豪爽,并不孤僻與自閉,但從小就不喜歡群體性活動。記得小時候過“六一”節,許多同學都興高采烈,但我沒啥感覺。這是為我過的節嗎?難道因為“六一”那天老師一般不批評人,就興高采烈嗎?

讀中等師范學校時,學校的盛大活動是一年一度的三天體育運動會。我不喜歡體育,也不想看熱鬧。三年運動會,我到場的時間加起來不足半小時。我很小就對群體性活動有所警惕。我認為,大眾是平庸的,所以要隨時警惕大眾行為。平庸不是壞。在另外的角度上,我甚至認為,平庸是最大的幸福,因為庸人沒有痛苦。以致于今天,我也盡量不參加群體活動,包括任職單位的會議、集體旅游等。我要的交往,是那種不用什么顧忌和提防的交往,是可以相互批評和罵人的交往。我懷疑我是不是《烏合之眾》作者“轉世”。

作者是四川大學國際關系學院教授

頂一下
(0)
0%
踩一下
(0)
0%


相關欄目推薦
推薦內容
彩票走势图